他的一天
日期:2017-3-10 来源:无 分类:警营文化

    寒风凛冽的清晨,他早早来到了办公室,简单的打扫了后,泡了一杯滚烫的茶水,坐在电脑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鼠标轻点,专注的审阅着昨天制作的现场勘查笔录,不时拿出自己工作记录的小本子,逐字逐句的仔细核实。同事们陆续的来到了单位,相互打着招呼,原来略显冷清的办公室登时热闹了起来。

    “又没吃饭?”小韩挟裹着一身风雪刚进办公室就看到了正在工作的他。

    “减肥。”他头也没抬,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的敲打着。

    小韩看着他稍显单薄的身体,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将铺满材料桌面腾出一块空地儿,把手中的包子轻轻放下,“趁热赶紧吃,胃不好还总不吃早餐。”

    他这才放下手中的工作,看了看办公桌上的包子,又抬头看了看这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小徒弟,顺手从兜里掏出了10块钱递了过去,小韩好气又好笑的接过了钱,“没零钱找你,剩下的充当明天的伙食费了。”

他快速消灭着这手里的包子,冲着小韩摆摆手,“别汪呃巴照天排好宝…….(别忘了把照片排好版)” “哎,师傅啊,您先把包子吃完再说话吧。”小韩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处理他的工作。

    时间似乎就在他敲打键盘的指尖流淌,过的飞快,临近中午11点的时候,接到了上级的指派,愚公乡胜利村村民王某发现其家中被盗,要求刑事技术人员出席现场。接到指派后,他立即联系到正在食堂打饭的小韩,“先别吃了,有现场,回来准备东西。”小韩放下手中的餐盘,一溜小跑回到了办公室和他一起检查现场勘查的设备。

    将设备放上车,他叮嘱小韩多带两件大衣,换上厚棉鞋,这个现场有一段路是车子上不去的,需要步行,得提前做好防寒的准备,还有记得备一把铁锹。一切准备就绪,车子驶向公路,激起路边的浮雪随风飘零。

    愚公乡胜利村是距离县里比较远的一个村子,而且有一段路程是沙石土路,路面状况很差。夏季阴雨天气时,道路过于泥泞,往往需要穿着靴子步行至村子中,而冬季雪天,路面很容易就被大雪封死,想要过去就更不容易。果不其然,车子在行至距离胜利村还有2公里的时候就被一个大雪包挡住了去路,无法继续前行了。临出行时令小韩莫名其妙的铁锹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他和小韩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轮流用铁锹清理出一条勉强供车子驶过的通道,车子终于继续前进了。

    车子停在了村口,在村民的指引下,他和小韩拎着现场勘查箱,背着相机,踩着厚厚的积雪,走向了大山里。村民王某就居住在山坡上的一个小平房里,看管着一片树林。举目望去,眼底尽是一片白色,空旷的雪地缺乏参照物,尽管那山貌似就在眼前,可实际上还有很远的距离要走,尽管穿着厚厚的棉衣,但寒风如针扎一样吹在脸上依旧引起阵阵战栗,呼出的哈气清晰可见,不一会就在帽檐上凝成了细细的雪绒。

    走了将近2公里的路程终于看到了山坡上的小平房,主人王某正在那里向着他们挥手,小韩脱下了棉帽对着山坡挥舞,热腾腾的水气在头上萦绕,受到了他的呵斥,紧忙将帽子重新扣回了脑袋上。

    来到了山坡上,王某早已等在了那里,“先进屋,喝口热水,这大冷天的。”

    他婉拒了主人的好意,开始询问起来案件的发现过程,认真的做着记录,零下近29度的天气里,笔中的墨水都凝固了,他不时将笔芯拿出来放在衣服里捂热,再继续记录,小韩则拿着相机将现场的重要位置拍照固定,细致的勘查工作就此展开,做完记录,他拿着尺子测量着各处痕迹,拍照固定,利用勘查设备对各处潜在的痕迹进行显现,动作如机器人一般准确无误,仿佛完全不受寒冷天气的影响,忘我的工作着。

    冷淡的天空中,一轮红日款款而坠,一种略带透明的红,柔和而又纯粹,向人们铺展开一张清新淡雅的水粉画,意境唯美,他和小韩的现场勘查工作也已经接近结束。他向受害人说明了现场勘验的发现的问题,随后普及了一些相关的防范知识。杯中的水早已冷掉,主人换上热水,再次邀请他们进屋暖和一会,喝口热水,这次大家都没有拒绝,滚烫的茶水顺着喉间滑落到冷冷的胃里,带来了一片温热,谢过了主人,他和小韩带上设备匆匆返还。回到村里,联系到了派出所的同事,向其说明了现场勘查的情况,嫌疑人留下的作案痕迹,以现场的角度对案情进行了分析,为派出所同事侦破案件提供最大的技术保障。

    回来的路上行至被雪包挡住的那段路时,大风已经来时开好的路重新封死,车子陷到了雪里,他拿着锹,又开始了开路的工作,幸运的是遇到了几位卖粮归来的村民,大家合力将车子推出了雪堆,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他和小韩回到了单位,将设备放好,才都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铃……..他电话响起。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我和妈妈都在等你吃饭,饿死了。”电话那边传来女儿抱怨的声音。

    “嗯,刚回来,马上就到家,你们别等我,先吃。”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嘱咐着女儿。

    “咱爸中午的生日宴,你怎么都不来,工作就那么忙?”妻子在那边接过了电话,继续抱怨。

    “这…….”他突然记起了,早晨出门时妻子就叮嘱过,给岳父买生日礼物,参加中午的生日宴席,结果统统忘到脑后,尴尬的拿着电话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电话那边的妻子心疼工作一天的丈夫,不忍苛责,柔声道:“幸亏我早早准备好了礼物,放心了,帮你解释过了,老爷子让我转告你,好好工作,周末去他那,看你到底是不是一个“酒精”考验的战士,呵呵,快回来吃饭吧。”

    挂断了妻子的电话,他虽然工作了一天,满身疲惫,但心中充满了幸福,和小韩打了声招呼,紧了紧衣领,走上了回家的路…….

    他,只是一个平凡的警察,这也是他许许多多工作日中平凡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