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愿做您的“伞”
日期:2017-3-3 来源:无 分类:警营文化

    “警察,就是天晴时被遗忘在角落,风雨来了才会想起的那把伞。”有人这样评价派出所民警的职业。我也曾困惑,我们承受着超负荷的压力,付出超乎常人的辛苦,为何却只被当做一把临时救急的“伞”?所幸的是,在困惑中,在我2011年来到友协派出所工作的两年里,我看到了身边一张张幸福的脸,那样灿烂、那样真诚、那样平凡,但却崇高,这一切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

    那是2012年7月2日午夜时分,民警李国光、满正彬巡逻时发现太平洋商店门前蜷缩着一位30岁左右的中年女子,见到民警, 女子用微弱的气息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不停的说着“救我、救我”,见此情形,民警立即将其扶进车内拉回派出所。到了所里,民警在交谈中得知此人叫付雨恒,今年39岁,河南省郸城县虎岗乡支庄行政村人。年初因家庭矛盾,丈夫刘站起离家出走,随后该女子出来寻夫,出走大半年的时光里曾经辗转多地之间,依靠乞讨和别人暂时收留生活。后因听别人说丈夫刘某来了哈尔滨,女子随之来到这里,今天由于多日没有吃饭而身体疲惫,让她慢慢失去了意识。民警随后为女子联系一家旅馆让其休息,并与该女子居住地派出所联系,进一步核实情况,最终,民警得到消息,刘站起可能仍在河南老家郸城县。第二天一早,民警来到旅馆把这个消息告诉付雨恒,并告诉她回到老家后与当地派出所联系帮助寻找丈夫。由于女子身无分文无法回家,民警满正彬拿出三百元钱送给她,民警李国光开车将其送到哈尔滨火车站。上火车时,付雨恒激动的热泪盈眶,不停地感谢二位民警。

    这是2012年11月18日清晨,两位年近70岁的老人冒着风雪来到友协派出所,值班民警韩智刚热情接待了两位老人。交谈中民警得知其中一位老人名叫董长春,家住呼兰区双井镇,他的表姐叫韩桂清,两人在1975年文化大革命时期见过一次面后就失去了联系,快40年了,只知道表姐家住在平房区日式三层旧楼,不知道具体住址及联系方式。随着近些年生活条件转好,加上老人年纪越来越大,身体大不如从前,多年来寻找失散的表姐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与亲人团聚的愿望也日益强烈。得知老人来意,民警韩智刚一边为老人递上茶水,安慰老人不要着急,一边通过公安内网帮助查找,可一连搜出几十个“韩桂清”来,究竟哪一个是呢?韩智刚从这些人的基本信息中,逐个核对其原籍、出生年月、哪年来的平房区等情况,在筛选出的七八个“疑似”人中,再请老人一个个辨认相貌。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艰苦查询、比对,老人才断定出一位是自己表姐。但接下来的问题又难住了老人,户籍上的地址已经拆迁了,“839”系统中的电话已经停机不用,无法找到更加详细的信息。随后,民警得知老人儿子罗秉华是哈飞职工,就在我所辖区居住,民警韩智刚、吴烈又立刻深入社区,走访调查,经过认真细致的查询对比,最后终于找到罗秉华家,但韩桂清老人却不在儿子家生活,入冬前被二女儿接到304楼2单元304室二女儿家,和老人沟通之后,老人也确认有一个很多年没有见过的表亲,但是快40年没见了,印象都不太深了。由于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不能随意向个人透露户籍信息,韩智刚又打电话向韩桂清进一步的核实情况。最终确定董长春和韩桂清就是失散了近40年的表亲姐弟。由于下雪路滑,民警韩智刚、吴烈又亲自送二位老人至304楼2单元304室二女儿家。在老人欢快相聚时,民警欣慰地离开了。

    这是2011年7月7日,派出所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争吵,随后是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副所长王剑峰看见民警正同一位中年妇女解释,简单了解后,他将那位阿姨让进了办公室,阿姨的情绪渐渐地平稳了。原来,前一晚她的儿子鲍某被人打伤,伤情严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要求公安机关严惩凶手。王剑峰当即答应一定全力以赴,将打人凶手抓捕归案,接受法律制裁。随后,他带领民警去医院看望鲍某,鲍某连续几天昏迷,无法取证,通过对案发现场进行走访,发现案发当时已经深夜,没有目击证人,也无法调取监控录像,鲍岩因当日醉酒失去了打仗的记忆,案件陷入了僵局,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带领民警对案发现场居民楼走访,经过大量走访工作,终于找到了一名下夜班的目击者,案件有了转折,目击者提供了打人者的体貌特征,同时反映出,路过的报警人与打人者似乎认识的重要线索。王剑峰随后找到了报警人,但他却矢口否认,称只是路过现场看有人倒地,出于好心报的警。王剑峰先后两次找报警人到派出所询问,但其始终不说。王剑峰又带领民警到移动公司调取了该人通话记录,经过比对分析确定了几个可疑的电话号码,在第三次询问以及证据面前,目击者说出了凶手的真实身份以及事情经过。鲍岩的母亲知道派出所经过大量工作终于确定嫌疑人后,又一次来到派出所,这次不是哭闹,而是拿出2000元钱以示感谢,被王剑峰拒绝了。两日后,王剑峰值班时,阿姨拿来热乎的油饼、鸡腿和水果说:孩子,你们真是太辛苦了!值班没有饭吃,阿姨在家新烙的饼,趁热乎快吃吧!

    他们都是我的同事,却真的就如一把把平凡却很实用的伞,不浮华、不喧嚣,却随时准备着护佑那些需要遮风挡雨的人们,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刮风下雨,真的不能没有伞,那就让我们来做您的伞吧!做一把为百姓遮风挡雨的“伞”,撑开时,护佑的是百姓的平安,收起时,载获着漫天的霞光!